900299??


        中国婚姻心理咨询网  婚外情感

主动还击 打败他美丽前妻



文:司马   发表时间:2007-10-3 17:39:59

凌晨时分,刺耳的电话铃声把我吵醒,大伟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,他嗫嚅地说:“她来找我了,说是想回来。”
 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,睡意全消。这个她是小白,他的前妻。我反问:“那你的回答是什么?”大伟不作声。我问:“你是不是答应她,要好好想想。”“嗯,我是这样说的。”
  他说前妻要回来
  我气得发抖:“你怎么能这样呢?你说过永远不会原谅她的,你也说过要和我好好地过,怎么她一回来,你就变成这样了?”我忽然意识到我的态度不对头,不管怎么说,大伟和她曾是夫妻啊,我和大伟也不过才刚刚相恋半年。 
孰轻孰重,大伟的犹豫完全可以理解。
  我把语气放缓下来,我说大伟你还是好好想想,一切事情,都等到天亮再说吧。
  伟一米八四,公务员,离过婚,目前跟父母住在一起。我去过他的家,是在六渡桥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,二层楼的老房子,墙壁水泥剥落。家里的家具也都是红木漆的老式家具,散发出一股破败的味道。他的爸妈都是大嗓门,他妈总是喜欢开着大门,其他邻居都可以看到我们的进出,还有的特地走到门口来看我,这个时候,他妈妈就很骄傲地大声说:“这就是小伟的女朋友?”
  我一点也不介意这样的尴尬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,我入乡随俗好了。
  饭后,我抢着洗碗时,听见大伟妈妈低声对他说:“这个丫头真好,比小白强多了。”
  我知道我的工作是不如小白,她现在是某化妆品销售公司的区域经理了,一个月收入上万不止,我也知道我没有小白漂亮,也没有小白和大伟,从青梅竹马到暗生爱意,再到最后结婚共度三年的深厚情感。我有的,只是温顺的脾气,与世无争的生活方式,对大伟工作的理解和支持。
  他到底会选择谁呢?
  他是这样离的婚
  第二天早上醒来,我头疼欲裂。我必须给大伟时间想清楚,但时间不能太久,不然,他很有可能作出别的选择。
  那天早上,我没有按平时那样,给他一个morning call叫他起床上班,中午也没有给他发短信,直到下班时才忍不住给他打电话,他匆忙说了一句,我晚上有事,就把电话挂了。
  我心里似滚油在浇,怎么办?我该如何捍卫我的爱情?
  我乘了1路电车直达六渡桥。我要去找大伟的妈妈问一问,到底大伟和小白是怎么离婚的呢?
  一听说是问这个事情,他妈妈一下子就激动起来。
  还能为什么?嫌我们家大伟穷呀。嫌他不该从上海回来呀。
  什么?大伟还在上海呆过?我一下子也惊呆了。怎么大伟从来不提起这个。
  原来,大伟和小白是初中同学。大伟在上海念大学,又留在上海工作,他是在回武汉参加同学会的时候重新和小白接上头的。美丽的小白让大伟惊为天人,小白那时只是营业员,工作不好,于是大伟在经过两年的远距离恋爱后,把小白娶到了上海。没想到,小白来到上海却如鱼得水,工作发展得相当不错,在第三年,大伟因为父母年龄较大,不想留在上海发展,执意回汉,小白却再也无法忍受武汉的平庸生活,这才跟大伟离的婚。
  “那个小白,回来后从来不跟我说话,”大伟妈愤愤不平,“我给他们做吃烧喝,她啥都不做,还这不满意那不满意,死活过不到一起。天天擒着大伟闹,要他回上海。一个女人,心那重,不晓得赚那么多钱,有什么用?”
  爱他所以有主见
  
 
  大伟回来了,他坐在沙发对面,若有所思地看着我。
  我承认,我一直是个温顺毫无主见的女人。跟大伟在一起,一向是由他来拿主意,什么都听他的,宠着他,包容他,可是在这一刹那,我突然发现,有一股力量在推动着我,我不能再这样任人宰割,我也必须拿出我的主见来。
  我问自己,是否真的爱他,是否真想跟他共度一生,答案是不容置疑的。我再问自己,大伟对我有感情吗?有,肯定有,不然他不会如此犹豫。我相信我的温柔,是小白从来没有付出过的,自信的女人有一种魅力,可是不给男人压力的女人,男人才会乐而与之相处。
  果然,大伟走过来抱住了我,他说,我舍不得你。只有你对我好。
  我也反手紧紧地抱住了他。我知道,我的第一步走对了。
  我变了,不再被动等待,而是开始积极地研究大伟。他工作上有压力,我就经常拉着他去散步,陪他聊天,对他很温柔。他注重亲情,于是我几乎天天去他的家,和大伟妈妈关系搞得特别好。我喜欢他的一家人,喜欢被小白所厌憎的那种市民气。
  大伟也渐渐向我敞开了心扉。他告诉我,小白现在赚了很多钱,可是情感上饱受打击。以她孤芳自赏的心性,回头找他也是一时心血来潮,他也不愿意再接受她。可是,人是有感情的……
  我和大伟之间,渐渐有了微妙的变化。他心存愧疚,因此对我格外好。他也开始学会时不时地给我发发短信,给我买女人用的化妆品,衣服什么的。而我,就以更大的温柔来回报他。
  一天晚上,我照例来到他的家中,一边玩着电脑一边等他,打开他的QQ,看到一条信息:晚上八点,武昌秀玉咖啡厅见。那个头像,正是小白的?
  我立刻赶赴武昌,已经是夜晚十点多钟了。我站在暗处,在朦胧的灯光下寻找他们。很快,我就看到了大伟高大的身影,他坐在沙发上,身边的女子明显有了很深的醉意。
  果然是小白?我见过她的照片。她一头栗色的卷发在灯光下闪闪发亮,手托着腮,醉眼朦胧,隔得太远,我似乎看到她脸上有泪光点点。然而大伟却礼貌地挺直地坐着,离着她,居然有一肩的距离?
  这不是正好说明了他们心中的距离么?我松了口气。
  要爱情所以捍卫
  我把这事儿说给身边的朋友听,没想到他们居然都以一种陌生的眼光打量我,说,你好有心机啊。我愣了。
  不过我的确变了,工作更积极主动,待人接物也考虑得更周全。世界变幻莫测,我若一味被动,等着天上掉馅饼,那这馅饼迟早会给人抢去。爱情如此,工作也是如此。
  我对大伟放心,却并没有完全松懈。听说小白特地申请了回武汉工作,也还在找大伟。而大伟也还是偷偷跟她约会了几次,我知道这样下去不太好,有些话,必须得说清才行。那天他们又约在水果湖欧式一条街的石烧咖啡厅里。我看着他们走进去,十分钟后我拨通了大伟的手机,冷冷说了一句,我在水果湖的麦当劳等你,就挂掉电话。
  五分钟以后,大伟狼狈地出现在我的面前。他说,小雪你要理解,我跟她真的没什么。话没说完,他的手机响了,是短信。大伟看了以后苦笑,他把短信拿给我看,上面写着:“大伟,看来一切果然都不可能了。那天我喝醉了你却离我远远的,我就已经知道了。我能看到她在你心中的分量,也许婚姻不光需要爱情,还需要彼此合适。看来我们只能做朋友。再会。祝你幸福。”
  大伟愣了半晌,喃喃说,这样也好,什么都说清了。你这下可放心了吧。他说着鼓着腮帮子坐下了。
  也许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于小白,是错了一步再难回头,于我,是竭尽全力去捍卫,三个人里,不爱的那个人,最后一定会退出。缘分这东西,错了就是错了,婚姻的选择条件,也不仅仅是爱情,何况还是过去的爱情。
  我知道以我现在的主动,一定能给大伟一个美满的家。这一切,就让时光证明吧。短短三个月,我成熟了。


情感婚姻心理咨询专家眭建会提醒您:在您遭遇到情感婚姻方面的困境时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以免延误最佳解决时机,造成严重后果。
我们的联系电话是:0311-----86799116。
中国婚姻心理咨询网重要声明:如果您想请情感婚姻心理咨询专家为您免费解答问题,可以发信到中国婚姻心理咨询网信箱 mailto:(hunyinfudao@163.com)。情感婚姻心理专家眭建会会免费为您解答问题,同时,您的信件将有可能在中国婚姻心理咨询网上公开发表。
版权所有:中国婚姻心理咨询网
联系电话:0311-86799116 冀ICP备05002924号

    1. <form id='8f61j'></form>
      1. <bdo id='8f61j'><sup id='8f61j'><div id='8f61j'><bdo id='8f61j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